關於部落格
  • 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腦門泛綠光 老婆的哥們比我還瞭解她的生理期

第六、當很多人還在想租個門面房開個小生意時,光棍節一天中國互聯網上創造天價成交額。酒店
  我和老婆結婚一年多了,彼此感覺都還可以,婚前我倆就有約法三章,其中一條:不許過多干涉對方交友,更不能相互猜疑,不信任。說白了,就是她能有藍顏知己,我也能有紅顏知己。
  對于“知己”理解,她的解釋是,好一點兒的異性朋友,可以無話不談,無話不說,高興了共同分享,痛苦了互傾衷腸。
  我說既然這樣講,那么你和鐵哥們在一起做什么能與老公分得開嗎?言外之意是指,你跟他們上床?她說我想邪了,甚至反問我,那些與我不錯的女朋友,也是不是都和我上過床?其實,對這個問題,每個心中自有答案,是隱私,更是秘密。
  說實話,時代不同了,現在的年輕人,特別是85后和90后,在男女問題上思想確實放得開。因為,大多都是獨生子女,生活和精神世界挺孤寂,很多事情又無法與父母溝通,TA們內心深處渴望交友。由此而折射出的各方面個性特征,就非常明顯了。
  我倆是同齡中人,交友方面當然是可以理解的。可婚姻和戀愛能一樣嗎?婚姻是單屬兩個人的情感,是要是相互尊重的,是要忠誠的,同時也是自私的。戀愛時,你可以胡來,沒人管得著,沒有說你。結婚后,再若放蕩不羈,外人怎樣看,家人怎么看?
  我倆是在灑吧認識的,都是那種交友甚廣,愛湊熱鬧的主,相戀一年多便結婚了。我認為她提出的約法三章,沒啥不妥。相反,挺贊同她在交友上的這一條。各自都有交際圈,如果對方每天猜測,回到家就查手機,那日子過得多累呀。
  我覺得結婚后明白自己所處的角度位置,都有所收斂也就OK了。我過生日,同樣有一班女孩子來為我祝壽。她單獨陪男同事吃飯、喝酒,即使讓他們醉熏熏的背回了家,我也沒有生氣。
  但確實有一次,讓我有些吃醋。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我倆吵了架,她賭氣跑出了家,手機也不開。到了晚上10點多,她喝得爛醉,是她口邊常掛著的“知己”送她回來的。我開門后,他扶她躺在了沙發上,像是很體貼的樣子。
  隨后,他便就開始責怪我,居然問我是不是男人?問我為什么要跟她吵架,問我為什么不保護她,問我為什么要故意氣她,問我知道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理期?他說男人要懂得疼愛老婆的,她不是我娶回家的傭人。
  那個男人跟我只見過兩次面,一次是在我家,是她邀請他來作客的,一次是在咖啡館我看到過他倆獨處的。我不想知道老婆跟他的關系有多深,也從未打聽過。但是他敢在我家直面教訓我,我已經感覺到她在他心中的份量。甚至他提到了她的“生理期”,提到了“傭人”,才讓我想起,是因為洗衣服的事情。
  洗衣機里已經塞滿了,她答應好的要去洗,四五天了還不動手。我連換洗的褲子都沒了,下午午休醒后就說了她一通,結果她就不行了。說每次都是她洗,我就不能自己洗一次。那天下午,也是我要急著出門,就言語了。可她不但沒去洗,反而搶先跑出了家。至于生理期,我也確實忽略了她那兩天要來。再說,那個男人會管這些事呢?后來,才有了剛才那一幕。
  第二天,她清醒后,我只說是他送她回家,并未說他教訓我。我還問她,你倆的關系到底多鐵呀?她說我管不著,我們是有約法三章的。我是那就不問了,不過今后要注意影響,別讓別人往我頭上扣屎盆子。
  后來,她可能也問了他說了什么,很快,她主動給我說,他倆是大學同學,純粹的朋友關系,在學校時他倆是同鄉,他是學長,就像大哥哥一樣在照顧他,后來,都回到了自己家鄉發展,交往就從未間斷過。她說,他是很好心的,是女人心中的“婦女之友”,他有很多女性朋友的,她只是其中的一個,他雖還沒結婚,可他是很規矩的那種人。
  另外,我還知道,老婆跟單位里的一男同事,很火熱,也是她口中的知己。老婆說,男人們都夸她超可愛,因為她個頭很嬌柔,所以很多人愿意認她做妹妹,她就有了很多哥哥。
  與老婆不同的是,我也有幾個最好的異性朋友。但是我卻沒有暴露出來,她們中有的結婚了,有的還單身。我也很想與她們做最純粹的朋友關系,做紅顏。可是男人永遠也做不到,我和她們都有著性生活,但是距離卻沒那么近。彼此都清楚不能以破壞婚姻和幸福為代價的。
  也就是說。我的那些紅顏,不是我的情人,不是我的普通朋友。可是她高于朋友關系,并沒情人關系那樣復雜,但卻深深喜歡著對方。知已在我看來,就是“性友誼”,是不可以結婚的“老婆”。
  老婆剛剛接了電話急要出門,她說是他打來的,他找她有事要談。可我今天卻注意到了,她出門前先是清洗了下身,她兩天前就來了“例假”。我稍帶嘲諷的說,今兒我可記得是你的“生理期”喲,你可別不注意“生理衛生”。她白了我兩眼,她說我是在侮辱她。我說你心里清楚就好了。
禮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